上海体彩网首页
文學天地 首頁 - 文化生活 - 文學天地
春到青川河
作者: | 瀏覽次數:

    當青川河的最後一塊冰融化,整條河流就像一台修好了壞鍵的鋼琴,關於春天的樂曲才可以完整地彈奏。青川也跟著河水流動的聲音綠了起來,活了過來,溝底的石頭、兩岸的黃土山坡和河邊高大的樹木也在經曆了一個寂靜的冬天後活了過來。

    順著嫩綠的河川,春風從日出的地方吹來,滿鼻子都是泥土的氣息,甚至隱約能聞到去年冬天熊孩子們在河邊烘烤濕衣服生起的煙火味。一些草已經冒出了一寸多,一些才剛剛鑽出腦袋新奇地打量著這個春天,那些高大的柳樹枝丫吐嫩,枝條隨風搖擺舒展著剛睡醒的身軀。躲在地裏的蟲子也鑽了出來,一會兒在草上舞蹈,一會兒又鑽進泥土裏撒歡,但是它們卻很警覺,說不定就會有一隻鳥雀飛過被當成開春的美餐。

    最熱鬧的要數紅石崖了,這是一處天然的倒三角石窟,是由石崖上的泉眼經年衝刷而成。在石窟蓋頂處有一層億萬年前形成的岩石層,這層岩石是由成塊的大石頭和沙子以及被磨的光滑的鵝卵石組成,那些岩石和岩石之間的縫隙處隨著常年的風化作用,裏麵的沙子已經被吹走了,留下了一個個深黑色的洞穴,數量有百十個之多。這裏就成了鳥雀最天然的巢穴,在遮風擋雨的同時也能避免人類的打擾。

    這裏的常住鳥類有很多,有鴿子、紅嘴鳥、麻雀、斑鳩,還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每到春天,紅石崖的常客就已經在等著春歸的燕子了。燕子歸來時,所有的鳥兒都列隊飛行出來迎接,它們在半空盤旋著,鳴叫著,鳴叫聲此起彼伏,與流水聲相互襯托,互為和弦,儼然一首最動聽的春天協奏曲。

    青川河兩岸的山坡上,不時地發出歡快的笑聲,那是大姑娘和孩子們在杏花樹下玩耍,嘴裏還不停地嚼著榆錢花。杏花跟著風飄在空中,最後落在大地上激發出誘人的香味,那味道來自大地對花朵的問候,來自花朵對泥土的依賴。不時地會有一個攔羊漢出現在山峁的某一處,他看著穿梭在杏花林裏的羊群,臉上滿是笑容,一隻隻羊就像飄蕩在樹林裏的大多的杏花,鼻尖輕觸土地,聞著草的清香緩慢移動。突然,幾句信天遊從山峁的某處飄來:

    桃花紅來杏花白,

    翻山越嶺我尋妹妹來,

    妹妹躲在杏花花林,

    愛你在心口難開。

    杏花坡上的姑娘們聽著這高亢的陝北民歌害羞地紅了臉。

    在開滿杏花的山坡下,兩岸的人們在河邊用一塊塊河石壘起一排排整齊的菜園。現在,已經有人在菜園裏勞作,引水,放肥,翻土,勾畦,一塊塊菜地像農家大鐵鍋裏的米麵窩窩,被切的整整齊齊。農人在春天種下希望,這一塊塊菜地裏會生長出各種蔬菜,各種從春天走來的綠。堆砌菜園的河石,有的尖銳,有的圓潤,有些已經長出了綠色的青苔,它們也將這個春天記錄在身上,也將每一個春天永久珍藏。

    暮色四起,山峁上的攔羊漢也趕著羊群往家走,杏花林裏的大姑娘和孩子們也陸陸續續回家吃飯去了,青川才安靜下來,隻聽得溝底的流水聲。在青川溝的半空中,有一層淡藍色的霧靄,那是農人們做飯燃起的草煙,靜靜地漂浮在那裏,是給這春天的黃土山戴了一條黛色的圍巾,以免山峁大地感到春天些許的微寒。(神能源公司 王勇)

上一篇:
下一篇: 舌尖上的鄉愁